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大天师_ 73.073-

时间:2021-04-27 16:1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婻书小说大天师 73.073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见到司阳回来, 从梦向来是第一个迎上去的, 接过外衣和背包,又连忙奉上茶水, 见司阳坐下之后没有什么其他的吩咐,这才转身去忙别的事。

    单鹤轩连忙起身问好:“司前辈,冒昧前来,打扰了。”

    司阳笑了笑:“你也别这么拘谨,大家都是年轻人何必搞老气横秋的那一套,就连你们那儿的邓洋都叫我名字了。”

    单鹤轩的生活向来是简单的直线, 跟鬼打交道比跟人打交道多得多, 对于一些人情世故要说不懂自然不可能, 否则在政府机关单位又怎么可能爬上队长的位子。要说十分擅长那更不可能,不然他们二队就不会是整个部门资源最垫底的存在了。

    他最多的就是恪守本分懂规矩, 并且向来是辈分分明。别的地方或许是凭借年纪看辈分, 但是玄门这一块,从来是靠实力说话, 哪怕司阳十分的年轻,甚至年纪还要小自己将近十岁, 但修为在那儿, 那就是前辈。

    不过这已经不是司阳第一次说这种话了, 他如果再固执的遵循玄门礼数,恐怕就是无礼了, 于是只好顺了司阳的意思了。

    司阳招呼单鹤轩重新坐下之后, 看向正吭哧吭哧啃苹果的龙猫, 问道:“这又是怎么了?”

    沈然眼珠子一转,看了看司阳又看了看单鹤轩,叹了口气,抱着苹果转了个方向,他也不想啊,当众之下被打回原形,他也觉得很丢脸好吗。

    单鹤轩以为沈然变回原形之后就不能开口说话了,于是解释道:“是日本人。”

    司阳微微蹙眉:“是又来了一群,还是当初那些人还没走?”

    单鹤轩抿了抿唇,神色微微冷了几分:“应该说是投靠了日本人的华夏人。”

    正吭哧啃苹果的沈然突然气愤道:“就是汉奸走狗卖国贼嘛!什么华夏人,那种人才不配称为华夏人!”

    沈然这人就是那种闹的起来,静得下去的,装腔作势的时候靠着那张能迷惑人的脸还能假装一下男神,但熟悉之后便会发现他就是个偶尔有些小成熟,但实际上还是个大男孩的性子。这种性格的人通常会比较爱面子,沈然大概也是其中之一。

    他本身的声音是比较温润清亮的,光听声音就让人觉得应该是个暖男,但是现在变回了原型之后,一开口竟然变成了小孩子的声音,感觉像是十一二岁的少年还没变声时的那种稚嫩。

    所以沈然气呼呼的开口之后,就懊恼的将脑袋一缩,用两只短短的前爪捂住了嘴。

    单鹤轩似乎有些诧异,大概是没想到沈然变回原形之后声音的差别这么大,虽然是他带着变回了原形的沈然回来的,但是一路上沈然都是闭嘴不出声,于是难得情绪外露的多看了他一眼。

    本来对于沈然突然变成一只龙猫这件事他还没缓过神来,对于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妖这件事,他们即便相信,但除了西方的蝙蝠精之外,在华夏地区还没见过修炼成精的妖。

    要如果不是知道沈然是司阳的人,作为建国之后首个发现成精的妖,那他肯定是要带回局里去的。所以发现沈然一下子变不回人,他只好亲自给送了回来,顺便也想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前不久他们才以日本阴阳师杀了他们华夏天师这个名义,向日本敲来了不少的好东西。

    司阳倒是一点都不意外的解释了一句:“妖的寿命跟人不同,漫长的很,他也就百来岁吧,在妖界只能算是个未成年。”

    沈然瞪大了眼睛看向司阳,似乎有些疑惑他对妖精怎么也了解的这么清楚,但一想司阳这人处处透着神秘,知道这些似乎也不足为奇。不过还是忍不住给自己辩解了一句:“我快成年了,最多这一两年就能成年!”

    不过他这句辩白没人在乎,因为单鹤轩很快便说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他到现在都还在追查着校园碎尸案的凶手,自从上次司阳辨认出那黑色粉末是个什么东西之后,他就有了很多种猜想,其中最严重的可能是背后有人通过某种神秘的力量制造出了一个或者很多个能够收集人类生气精魂的器|具,通过邪法的传播,引诱意外得到那种东西的人走向歧途,做出丧心病狂的谋杀。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有厉害的天师在背后所为,将普通人当做棋子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在他们没有察觉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而丧命。整个华夏这么大,如果不尽快的调查到源头,只一味被动的在人犯了案之后才能有所行动,那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不过这也是他最坏的猜想,还有可能只是某个人意外得到了寄居了某个邪神的古物,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惜犯下重罪来供奉邪神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在有限的线索中,单鹤轩只能每天带着罗盘到处排查,于是很凑巧的就遇到了正在跟人打斗的沈然。

    与沈然打斗的是四个青年,头发染的花里胡哨,穿着上看起来更像个街头混混,但是一个个的身手却明显是练家子。尽管他没搞清楚眼前是个什么情况,但是沈然的招式间已经动用了灵力,而那群人抵挡的游刃有余,而且其中一人手里竟然拿着一个法器,这明显就不是普通人之间的恩怨。

    见此情景,单鹤轩立即上前,不管他们有什么私人恩怨,这大庭广众连一道结界都没有设下就打的如此肆无忌惮,如果被普通的市民看到或者被人发到了网上,那又是一堆的麻烦。

    更不用说,约束鬼仆,保护已在他们部门记名了的天师的鬼仆也是在他们的职责范围之内。

    不过显然那群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张狂,在他表明了身份之后,不但没有丝毫收敛,更是直接露出了杀意。

    说到这里,沈然也不知道是因为已经暴露了还是对自己的声音破罐子破摔了,也不憋着了,气呼呼道:“这傻子简直就是一根筋!也不看看人家手里的那是法器,他拿个破剑就冲上去跟人干,这不是以卵击石吗!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就应该立刻退出去然后叫人来,在咱们的地盘,那人不是分分钟就来了吗,我说我断后,好歹还能撑一撑,他非不听!”

    见单鹤轩低头看自己,沈然努力的瞪大眼睛以表示自己对他的不满。那龙猫的眼睛能有多大,瞪破了天也跟个大号的老鼠似得,倒是那两只气得都立起来了薄薄的大耳朵存在感更强。

    司阳也忍不住在他那气到飞起的耳朵上看了一眼,太抢戏了,然后才问道:“然后呢,你都被打回原形了,这是打输了所以逃回来了?”

    沈然哼哼道:“我们才没输!不过也没赢就是了,反正那群人也没讨到什么好。”

    单鹤轩道:“他们似乎对我们的特勤部很了解。”

    一般在外若是处理这种非常人的事物,像他们这样的政府部门,首先自报家门是最基本的流程,不管是对人还是对鬼。而那群人只是听到他说特勤部单鹤轩,就直接说出了他是二组队长的身份,还说如果能杀了一个队长,那这一票就更是赚到了。

    后来他们自然是打了起来,那四个人本身就是下了杀心,招招致命无比凶残,其中一个手中还有一个厉害的法器,那是个像是金刚杵的东西,有成年的小手臂长,一头是镂空的圆,里面有个泛着灵光的水晶石,另外一头无比的精尖,雕刻着一条盘龙,栩栩如生。

    那金刚杵灵力强大,他手中的剑对上去可以说是不堪一击,若非他用灵力护着,用不了几招他的剑就会变成一片片的碎铁。

    虽然他们是一句带过的说,但司阳也能想象当时的情况,即便单鹤轩的实力不错,但还没到能与法器抗衡的程度,武器上的差距就已经让他们很吃亏了,对方能够驾驭住法器证明修为也绝对不差,他们两个能够全身而退已经算是很好了。

    沈然道:“那群人是铁了心的想要杀我们,之前可能是看我一个人,连结界都懒得设,结果他不看情况的冲了上来,那群人立刻布下结界把我们困在了里面,最后要不是我拼尽全力冲破了结界,真就被那群人得手了!”

    单鹤轩闻言也跟着点点头:“的确,这次的事情真要感谢沈先生,若非沈先生冲破结界,我们怕是难以脱身。”

    听到单鹤轩这么说,沈然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用短短的爪子挠了挠脸,有些小害羞道:“也不能这么说,你这完全就是被我连累的,真要说谢谢也该是我谢谢你,要如果不是有你帮忙,我想要脱身也难。”

    司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等他们两个相互谢够了才开口:“那你又是怎么被打回原形的?”

    沈然连忙道:“还不是上次那个枪!也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克制妖力,我破开了结界,又一大堆的符箓丢下去之后,挡住了他们一会儿,明知继续打下去就是我们吃亏,那我们当然是赶紧跑啊,结果就在跑的时候,我又被那玩意给扎了一针,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他才不会说,最后是单鹤轩用疾速符带着他离开的,结果半道上他就变回原形了,然后在单鹤轩极其诧异以及惊讶的目光下,将他塞进胸口的衣服里给兜回来的。

    反正他这次是暴露了个彻底,抢救都抢救不过来了。

    单鹤轩看向司阳:“司...司阳,请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群日本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司阳笑了笑:“还能有什么目的,目的当然是妖丹啊,一只能够成精化形的妖,整个华夏也没几个,他这是因为还没成年,有时候控制不住妖气,所以才被人发现,对于普通人来说,妖丹简直等同于长生不老药,妖的寿命漫长,全是因为妖丹中的妖力,妖力充盈,那自身就强大,妖力枯竭,那妖自然就死了,不过妖离了妖丹会死,但妖丹离了妖却不受影响。”

    司阳说完看向沙发上的那只龙猫:“所以你在别人眼里就是堪比唐僧的不老肉,别说日本人了,如果被到了寿限不想死或者渴望长生的人得知你的存在,你在任何地方都不会安全。”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